主页 > I曼生活 >双轨火车站无升降机‧残障者申诉‧爬楼梯耗半小时 >

双轨火车站无升降机‧残障者申诉‧爬楼梯耗半小时

双轨火车站无升降机‧残障者申诉‧爬楼梯耗半小时(霹雳.金宝10日讯)往返怡保和吉隆坡的双轨火车服务于2008年投入服务后,金宝居民也从中受惠。然而,当地残障人士却申诉火车站忽略了他们的需求,没有设置升降机,导致他们必须耗尽全身的力气,抓住扶手一步步吃力地拖着一只脚攀爬68级阶梯上下月台,每次耗费半小时,过程可谓充满辛酸与痛苦。万一途中不慎跌倒,后果不堪设想。从金宝搭火车到吉隆坡,月台就在火车站入口处,搭客可以直接登上火车,但是,从吉隆坡回到金宝后,搭客却在对面的月台下车,必须攀爬34级阶梯、走过天桥,再下34级阶梯,才能走出火车站。这段脚程,正常人只需要5分钟,可是对于不良于行的残疾人士来说,却是需要多出5倍的时间,往往一些人攀上楼梯几步便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需多花5倍时间金宝美门残障教育中心干事陈喜祝向《》指出,从吉隆坡北上到金宝、怡保等地点的火车站,都没有升降机设备,使残疾人士感到很不便。患上小儿麻痺症的她说,她和教育中心的成员每次从吉隆坡回返金宝时,就会在中环广场要求工作人员在火车抵达金宝火车站的时候,改在靠近大门的月台让搭客下车,就不需上下楼梯了。“然而,工作人员因为种种问题,大多数都无法改换下车的月台。”陈喜祝提到,她于8月27日乘坐下午3点的火车回返金宝,在火车开动前,她向中环广场的工作人员要求改道停车,对方也答应了,但最终事与愿违,使她失望不已。“火车并不会因为改换月台停车而影响其他火车的班次,只要负责人协调就行了。”遗憾缺完善设备陈喜祝说,怡保往返吉隆坡的电动火车服务已经开跑,虽然残障人士享有40%优惠,但当局同样没有为残障人士提供完善的设备,如设置升降机。她说,自从往返怡保及吉隆坡双轨火车服务于2008年年尾开跑后,他们就设法通过政党,要求向交通部门呈交一份计划书以申请升降机,惟计划书已经呈上,但是迄今却没有下文。“我追问有关方面后,被告知需要一段时间处理,同时也必须得到政府的拨款才能够落实,计划遥遥无期。我们在无计可施下,只好要求火车改道是唯一的办法。”上楼梯是梦魇陈喜祝自幼患上小儿麻痺症,以致左腿萎缩,只能依靠拐杖行走。她必须以双手吃力地按住拐杖,把整个人撑起来,再以右脚踏着梯级一步一步地上下楼梯,对她来说,金宝火车站月台的楼梯是她乘坐火车行程的“梦魇”。“有时候,金宝美门超过10名学员结伴到吉隆坡游玩,在回程抵达金宝火车站时,就会互相协助上下楼梯。”她提到,曾经有一次,一名完全不能行动,需要以轮椅代步的学员,在火车停在入口处对面的月台时,在惆怅如何越过轨道时,一名检票员突然把他整个人抱起,送他到入口处,教人非常感动。“其实,如果火车改道了,就不会产生这幺多的不便了。”陈喜祝也投诉,金宝火车站并没有优先让残障人士与老年人购票,他们必须与普通搭客同在唯一的柜台买票,有时候还必须站上一个多小时等候,让他们忍不住大喊吃不消。搭火车看病感痛苦28岁杨国忠先前曾经患上脑瘤,经过电疗后,他的左手左脚自此乏力,每次乘火车回金宝,他必须先以右手扶着楼梯右边的扶手,抬起右脚踏在梯级上,再使劲提起左腿,每一步都艰难。他无奈地指出,他每月需要到马大医疗中心複诊2次,由于预约时间是在上午9点,他当天凌晨5点就必须出门搭乘火车;当下午回到金宝时,身体已经疲累不已,还要越过铁轨的天桥及楼梯,真是苦不堪言。“每次回程时,我都有向火车站工作人员要求改道,以便在靠近入口处的月台下车,但他答应过后就忘了。”杨国忠希望有关方面可以照顾到残障人士并体恤他们的需要,如果兴建电梯的话,也不单只是残障人士受惠,也能够方便老年人、孕妇以及孩子。轮椅越铁轨被卡住39岁叶美玲从小就患上脑性麻痺症,双脚完全不能行走,只能以轮椅代步。由于金宝火车站并没有升降机设备,她只能使用残障人士专用的通道越过铁轨。她说,她每次返回金宝下车的时候,就会要求工作人员打开通道的小门,让她的轮椅可以顺势滑下斜坡;当轮椅越过铁轨时,轮椅的轮子不免被小石头卡住,如果工作人员没有施援,她必须吃力地滚动轮子,显得十分困难,而前面还有一段斜坡在“考验”她。所以,每次来到火车站入口处,她已是汗流浃背。“通道顶端并没有棚,使用者还要忍受日晒雨淋。”叶美玲也投诉,专用通道在有需要的时候才打开,有一次,她于凌晨12点抵达火车站,工作人员就因为忘了携带通道的钻头钥匙而跑回办公室,剩下她一人在月台。“当时已是深夜,火车站只剩下我一人,感觉很不安全。”她说,她因以轮椅代步,所以无法坐在普通乘客的座位,每次都是安排坐在门旁。‧2010.10.1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