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微生活 >[友站新闻] 戴爱玲 暖心不温柔 >

[友站新闻] 戴爱玲 暖心不温柔

[友站新闻] 戴爱玲 暖心不温柔

歌声中,她是爆发力超强的铁肺公主(纵使是公司给的封号),寻寻觅觅唱了这幺多年〈对的人〉(目前还真找到了一个),她给人的温度(而且很烫)其实是从一开口自我介绍起跳。收回笑脸,她说自己很兇(但是都趁摄影师快门空档搞笑),放开自然好心情本性,可能还会有点远离情歌歌手形象,并非唱反调,而是一起跟她解放,感觉对了的,跳痛累格的,我们喜欢上戴爱玲的地方,应该就是那样不温柔带来的温暖感。

一直在想要怎幺跟戴爱玲聊天,一句「你好,我是来自屏东春日乡的排湾族」,虽然来得有点措手不及,但也着实鬆了口气。贵族血统是天生,被冠上「公主」的头衔听起来总也有些许距离,如果也同样期待一个声音高亢的知性灵魂歌姬,那离现实这个随兴穿着T恤的开朗女人,準确度的确还待商议。

[友站新闻] 戴爱玲 暖心不温柔

桌底下的高音生长在部落中的戴爱玲,不是刻板印象中从山林小溪中锻鍊出好歌喉的族群,小时候她最能发挥歌唱实力的地方,是自己房间里的书桌底下,「妈妈管我很严,从小就一直叫我念书,所以都觉得我小时候有点近乎自闭。」家族聚会上,一曲《浴火凤凰》主题歌,让只大了她三岁的舅舅,把舞蹈系出身在舞台上的星梦,挪移到了她的身上。

「去念专校的时候,舅舅就会带我去那种外场的KTV练胆量」,她唱歌,舅舅跳舞,这对奇妙的舅姪组合,从台南一路闯进了台北的录音室中,「他(舅舅)骗我去台北录Demo,再拿给Kiss老师跟北外交乐团的Ringo,他们当时觉得很好听,想听我唱Live。」而戴爱玲第一次受邀到Hard Rock Cafe的那天,因为第一次坐飞机的狂吐,让计画泡了汤,直到第二次尝试唱出的〈Walking by Myself〉,让她终于有了发片的机会。

与知名製作人Kiss签了经济约后,初期是跟随信乐团在pub演出,正值20岁的青春年华,带点摇滚挂的女声,在当时一片柔美偶像中杀出重围,而〈他是跳蚤〉、〈Magic〉这样令人为之精神一振的曲目就跳了出来。进阶得交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男友,又在期间分手,第二张专辑远赴纽约录音,一首〈对的人〉,让她也初次嚐到「中了」的滋味,但也就是在这像是要突飞猛进时,唱片公司的结束,让她又重新回到了走唱的生活。


正享受唱歌的时候「其实刚出片时我还不是很想当歌手,我觉得我不适合站在镜头前,我只能上上唱歌节目,只要是访问,宣传一定要站在旁边。不能表达什幺自己的看法,也没有自信,谁叫我从小就被关在家里面」微笑着,有点怀疑这样转变的关键,「在pub唱歌总不能当哑巴吧(笑)」,而让戴爱玲真正开始爱上舞台跟唱歌的,也正是在没有签约枷锁的那5年中。自己骑车跑遍大街小巷的孤军奋战生涯(「当时要是被我妈知道,应该会被抓回去吧(笑)」),交了一群朋友,再谈了几场恋爱,最后换了新的东家。

直说声音比较没有那幺适合标準的国语情歌,随着崭新唱片的製作,其实还是有些不同,气息变了,态度变了,更遇到了第一个让她哭的製作人。「我其实是很没有耐性的人,我不喜欢在录音室里唱歌,最多待四个小时就不行了,所以在唱〈累格〉那张的时候,被薛忠铭老师磨了很久,但真的是要到最近这几张,我才觉得真正比较适应唱慢歌。」听起来有些惊讶,毕竟已听过了不下无数次戴爱玲的疗伤情歌,她又特别点到这张相隔两年才发行的最新专辑,里头对中低音歌曲的诠释,平衡了从前只能震肺吶喊的特质。形容着自己一手拿护唇膏,一手握笔,打赤脚,不穿内衣的这些录歌怪癖,自称是「比较的活泼的巨蟹座」的她,有种走过一次次谷底峰顶的豁达,而如此坚持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真的很爱唱歌,已经像会呼吸一样重要了」。



更多详细内容敬请参阅 191期men's uno

men's uno官网

粉丝专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