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微生活 >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进度缓慢,台湾已成全球贸易义大利麵碗效果的 >

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进度缓慢,台湾已成全球贸易义大利麵碗效果的

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进度缓慢,台湾已成全球贸易义大利麵碗效果的

回顾过往,台湾在历经 12 年的努力,终于在 2002 年 1 月成为 WTO 会员国时,曾以为自此之后,将能藉由 WTO 成员的身份,获得在国际贸易事务上曝光的机会,进而让台湾经济得以站在巨人肩膀上发展。

遗憾的是,全球贸易整合并非只在关税议题上达成共识即可,还包含农业、服务业贸易、贸易规则、贸易便捷化、争端解决机制、智慧财产权、环境保护等,但 WTO 各会员国间经过多年的努力,始终无法掌握如此大範围议题的协商诀窍,且国际贸易在全球化快速渗透后,複杂程度已大增,使 WTO 架构功能日渐流失。

于是,在极需新贸易规则的指引下,各国纷纷转向双边与多边的贸易协商,2000 年至今,全球新增 201 个双边或多边的贸易协定,比 20 世纪制定的贸易协定,多上近 4 倍。

乍看之下,这些新增的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应能使全球贸易更活络及提高资源配置的有效性,但实情是各种规範不一、国家别相互重叠的贸易规则,犹如着名经济学家巴格瓦蒂(J. Bhagwati)及帕那加亚(A. Panagaryia)所形容的「义大利麵碗」(Spaghetti-bowl effect)效果,也就是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的现象,就像义大麵般相互纠结,反而可能降低国贸资源运用的有效性。

举例来说,多数的新型贸易协定中,常存在所谓的原产地原则,亦即认定关税优惠的条件不再只考量最终产品的出口地,产品还必须满足一定比例以上的原材料是在规定地区生产,才能享有关税优惠。如此一来,假若某国加入 2 个以上的贸易协定,却因为对于原产地的认定不一,导致厂商生产链为了配合不同的关税,可能做出无效率的配置。同样的,这样的认定方式对于没有参加双边或多边贸易协定的国家而言,等同一种贸易歧视。

碍于政治现实,台湾与其他国家洽签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的进度缓慢,使台湾几乎已是全球贸易义大利麵碗效果下的受害者。

因为无论是终端产品或原物料,厂商在台湾设厂出口到许多市场,都没有关税上的优势,致使厂商因利之所趋的考量,纷纷将产品生产链转移到租税优惠的地区设厂,台湾的外销订单海外生产比也从 2006 年的 42.3%,一路上升至 2013 年的 51.5%,让企业接单创造台湾工作机会的能力逐渐丧失,薪资也呈现停滞成长。

再加上外移的厂商,形同到海外帮助其他国家产业茁壮,且开始成为台湾重要的外贸竞争对手。他们挟带着多个贸易协定的优势,与仍在台湾的厂商形成不公平的竞争,迫使还留在台湾的厂商只能跟进外移,加重产业空洞化的程度,使台湾经济逐渐丧失活力,不闷也难。

更重要的是,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係(RCEP)的出现,更加快亚太地区的区域整合。而且,若台湾自免于此轮区域整合外,将对长期经济发展带来莫大的冲击。

首先,TPP 与 RCEP 不只重视最终产品的贸易阶段,而是将产品生产的全部过程都纳入规範。因此,没有加入两组织的国家已无法透过终端产品外移生产或专精于生产中间原材料,有效减缓被排挤的冲击。而长年与中国、其他新兴经济体进行贸易分工的台湾,目前出口已有 75.1% 属于中间财,贸易活动势将因没有加入组织而严重受创。

其次,在商品进出口贸易之外,TPP 与 RCEP 还包含投资协定与服务贸易协定。也就是说,成员国间不单要调降关税,更必须相互大规模的开放金融、通讯、物流、教育、医疗、运输等服务业的市场,使成员国间形成一个具有相同经商标準的共同市场及完整的供应体系。成员国间可以互通有无,从他国取得更便捷的商品与服务,并自然地对体系外的国家竖起一道难以跨越的高墙。

况且,就目前发展来看,这两项自由贸易协定属于涵盖大量国家的超大型区域自由贸易协定,让区域内部体系的角色分配,更为完整。同时,由于成员国包括已开发与开发中国家,且涵盖多种产品上中下游的生产链,使其对区域协定外国家的负面冲击更大。因此,当这些贸易协定有新成员进行协商时,就会引起尚未参与协定的国家高度紧张,进而产生磁吸效应,促使更多的国家加入。

想当然尔,绝缘于区域贸易整合的台湾,就成为企业投资的孤儿。除了台湾的企业逐渐将生产线外移,降低投资台湾的比重外,国际投资人对台湾也兴趣缺缺。这也是台湾即使在《2013 年 IMD 世界竞争力报告》排名中位列 11,远优于主要贸易对手国韩国的 22 名及中国的 21 名,但投资环境的优等生与实际投资活动却不成比例的原因。

除了与出口相关的质变外,身为经济驱动力要角的中产阶级,丧失发挥个人产值的机会,也是台湾内需市场萎靡、经济成长受阻的原因。

根据杜克大学经济系教授杰默维奇(Nir Jaimovich)及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教授萧亨利(Henry. E. Siu,以下将两位教授简称为 J&S)的研究指出,美国近 10 几年所面临的 M 型化社会,实肇因于就业市场发生两极化现象。

例行性(routine)工作逐渐被机器替代,导致工作的属性逐渐向知识性非例行性(Non-Routine Cognitive)及人力性非例行性(Non-Routine Manual)工作集中。由于例行性工作是中产阶级劳工赖以为生的工作型态,以致于这类工作逐渐消失时,劳工的薪资分配就会发生两极化现象,进而产生所谓的 M 型化社会,贫富差距相应拉大。

与过往各界对 M 型化社会认知不同的是,J&S 指出例行性工作消失,多集中在每一次景气衰退期,之后即便景气复甦,这些工作也已被更具效率的机器取代,形成工作类型被阶梯式消灭的过程,一如 2001 年及 2009 年美国所出现的 2 次无就业复甦现象。因此,在科技进步下,M 型化现象的扩大既是一个趋势,也是一个循环。

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全球各地都有类似的情况,台湾也不例外。依 J&S 定义,民意代表、专业人员、主管及经理人员属于知识性非例行性工作;技术员及助理专业人员、事务支援人员、农林渔牧生产人员、技艺工作、机械设备操作工及劳力工、销售工作人员归类在例行性工作,而服务工作人员则视为人力性非例行性工作。

与美国情况相同,台湾在过去 20 年间的每一次经济衰退时,例行性工作都出现过永久性消失,而之后景气复甦所创造出的工作,多属于 M 型化的两端。如 2001~2012 年台湾例行性工作消失达 5%,但人力性非例行性工作与知识性非例行性工作分别增加 21% 及 13%。

由于减少的工作型态是劳动市场占比最大的区块,而部份增加的工作又属于 M 型的两端,使贫富差距拉大成为台湾民众的共同记忆,亦让为数众多的中产阶级,因工作机会减少而感到焦虑,甚至自此丧失可提供个人产值的工作,导致社会人力资源的效率低落。

内外在的质变不会停下来等我们找到共识,台湾的经济成长动能逐渐消耗已是明确的事实。如果政府、厂商不思改变,未来迎入怀中的不会是经济成长的春燕,而是举步为艰的局面;民众若不尝试自我提升,将与美好安定的生活远景,渐行渐远,徒留生不逢时的感叹。若大家能换个思维,走出过去习惯的舒适圈,发展新的产业模式、经商关係与职能,台湾经济仍旧大有可为。

相关推荐